prev0-0-0-17 小柴胡湯 0-0-0-19 大陷胸湯next

0-0-0-18 小陷胸湯

材料:百合,油菜,生薑、大蒜。
 

傷寒論裡面,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下有提到:「小結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則痛,脈浮滑者,小陷胸湯主之。」
 

傷寒論中的小陷胸湯是黃連、半夏、栝蔞實組成。
 

雖然名為小陷胸湯,而在傷寒論裡面提到對治的是在心下按會痛的「小結胸」證。但是,作用點卻是在「胞宮」和「心包與肺」之間的三焦終點上。
 

之前有提過,當我們人體產生了最後一道津液,猶如鮮奶或是男性精液狀態的時候,將會經過脾臟的作用,奉心化赤生血,然後再把血液藉著心包這個系統運送到全身。而小結胸的起因,是因為我們體內「奉心生赤化血之前」的動作,遇到了阻礙所引起的。
 

胞宮和心包,一在下一在上,這兩者都是如下圖的狀態。
 

中間一個「大節點」,然後這個大節點出去有很多條「道路」。或者說,有點像是章魚那樣,一顆大頭,旁邊一堆觸手。這便是整個「胞宮系統」和「心包系統」的簡單示意圖。


而胞宮和心包之間又如下圖,兩個大節點之間有很多「脈道」互連,運輸有無。

 

 

但是,我們之前有說過,在心包這個大節點上,其實還有著三焦的終點。如下圖所示:


 

 

也就是說三焦和心包之間有一段「隱形」的隔閡,築起了內外之別,表裡之分。當我們的氣與津液經過了全身的三焦水道或是氣道脈絡從下焦縱橫交錯的輸送到全身以後,會在肺部做個了結。

而三焦的終點和胞宮之間的關係圖,大概如下所示:

 

 

當百脈所匯之物到了三焦終點以後,會有個隱形的力量把另外一些事物送往胞宮,然後這些事物中的津液便會在胞宮內部等待著高溫高壓的降臨,化而為血。

圖二中用的是實際連接的線路,但是圖四卻是用不實際連接的線路,這意味著,當血生出來以後,就是順著實際的隧道,輸送而上,但是在三焦終點到胞宮之間,卻不是那麼「直接」的隧道關係。

可能是一種反射區的關係。也就是說當身體偵測到了到達三焦終點的物質夠了,自然會讓本就儲存在胞宮內的津液化生成血。也可以說因為體內實際的重量夠重到讓下焦產生高壓,因此血才生得出來。

這種遙遙相控制關連的系統關係,其實在我們身體內常出現,例如當體內的新組織補夠了,才會把舊組織變成大便排出,這中間便是這種「遙遙控制」而非直接相接連的關係。

而小陷胸湯處理的問題,便是圖四這樣的狀態。如果這樣的「系統」出了問題,塞住了,那有兩種方法可以解決問題。

一是像傷寒論的小陷胸湯那樣,專注在處理胞宮、三焦的終點這兩個大節點之內的堵塞。這兩個「圓」可不是只有長得大而已。只要看過之前我的文章的人都知道,我所提的心包其實就是我們現在醫學所講的「心臟」,這「團」事物除了比起其他「小節點」有更大的容納、津液和血液的空間以外,還有一個不斷搏動的動力,對推動血液、津液運轉全身有巨大的貢獻。

所以,一旦這個節點塞住導致機能下降的時候,其影響比起其他身上的小節點塞住自是嚴重許多。

黃連和栝樓實就是分別針對胞宮和三焦的終點去做處理,說到栝樓實在體內的作用,最好的比喻便是水母。

水母的構造,具有鐘狀形的主體和觸器、口腕,水母可以藉著主體下的特殊肌肉迅速做「擴張」和「收縮」的動作。這樣的描述,不知道有沒有人覺得,這其實還挺像我們的「心包」的呢?

栝樓實其實就是一種可以模擬以上動作的藥材,自是可以幫助三焦終點內部的垃圾被吐出於其外。

而黃連呢?吃黃連其實就好像「性交」這個動作一樣,讓身體的正電荷和負電荷可以加大頻率「結合」,或者說讓體內火花放電的機率提升,以提升小腸、大腸和膀胱的力量,讓身體濃縮津液的能力和把胞宮內垃圾推出的能力加大,進而達到可以將圖四這樣的系統清乾淨的效果。

圖四兩個圓之間的連接,常是用「力量」來作連接,如果堵住了,我們人便會在橫隔膜之間的胸口和心下感到「重壓」,這是因為身體想要施壓去突破障礙,讓胞宮知道,身體很想叫「它」生血。

因此如果這一個系統得以暢通,自然是可以讓「胸口」乃至「心下」得到舒緩。

那麼,百合、大蒜、生薑和油菜的搭配又是怎麼辦到處理圖四這個系統的問題呢?百合和大蒜都是百合科的植物,作用點是在百脈的推與收,而生薑和油菜則是另外一組「類似動作」的搭配,生薑把體內水穀精華推出去,而油菜則是將津液聚攏起來。

有別於專注處理胞宮、三焦終點兩大節點和開通表裡之間以通暢整個系統。這四樣食材的搭配則是處理百脈之間的壅塞並一樣是增加「推」與「拉」之間的頻率(或是說力道),將「津液」往該到的地方拉去,以備妥所謂「往下」以讓胞宮可以生血的重量,清而後補。

不管是針對兩個節點的清掃,或是針對百脈的清掃,都是殊途而同歸,這也是人體奧妙之處,只要整體系統有「地方」被鬆動,其他地方就可以藉此「空檔」運轉乾坤,讓整體系統漸次得到健康和空靈。

prev0-0-0-17 小柴胡湯 0-0-0-19 大陷胸湯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