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0-0-0-24 顱底骨折的救護 0-0-0-26 以八脈八法為基礎的按摩作為治療性病的輔助next

0-0-0-25 從淋病和梅毒的食療談人的業力和靈氣(上)

 

材料:人尿、豆干(或是類似的黃豆製品)、番薯葉、山莧馬齒莧豆瓣菜

加減一:肉桂、珍珠粉

加減二:青菜、紅蘿蔔、紫包菜、玉米

加減三:排骨、香菇、紅蘿蔔、醬油、王菜

加減四:地龍乾

特別注意:把豆干浸在尿中一夜後,再與其他食材一塊食用。

我們假定,人身上是存在著一種場域,這個場的狀態我們無法「實際看到碰觸到」,但是卻會實際影響到我們一個人的健康與否,姑且將之簡單表示成一連串的數字,那應該就可以比較容易理解我接下來要講的東西了。

舉例來說,一個健康的人他的磁場(這是簡易說明模型,並非精確說法)是12345678。但是有一天,他因為做了某件事,例如吃錯藥,或是過錯了生活等等。讓他的磁場數值變成了12335678。那這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呢?就是會生病。

簡單說,這個「磁場數值」並不見得是我們肉體的健康數值,而是我們肉體之上的一種無法捉摸但卻確實會影響到我們肉體的一個「事物」的數值,白話點就是「靈體」的數值。這個靈體的數值最終當然會影響到肉體。(或者反過來說,其實這數值會受肉體受傷和堆積垃圾的影響而改變)

那是一種看不見的「魔手」,但其實也是一種看不見的「屏障」,因為要改變靈體上的數值,使其出錯,可能要感冒或是把自己的肉體惡搞好一陣子,才會讓肉體上的陰陽偏差影響到靈體上的數值。

更白話點說,你可能得吃下總量10kg的垃圾,你的靈體數值才會從12345678變成12335678。這不是屏障嗎?當然是。但是一旦你的靈體從12345678變成12335678,那你就會感覺「一失足成千古恨」,真的可以恨很久還沒辦法改變那已經出錯的「體質」。

因為這世界真的很公平,你必須要把那10kg的垃圾漸次吐出身體,你的體質才會因此改變。這個並不是一種妄想,這在我學醫的過程中,看到過很明顯的兩個例子,以支持這樣的想法。

兩個都是我母親的例子,曾經有一回,她去染了頭髮,過了一、兩個星期,不要說染髮劑的味道消失了,連染髮的效果都漸漸消退,而這一兩個星期當中,也沒啥特別異樣處。但是有一天她因故吃了大黃牡丹皮湯,然後就上出了一整個馬桶的染髮劑。

那些上出來的染髮劑的量,是濃郁到在三樓的獨立套房廁所內可以飄到二樓的客廳。那是一次還是兩次還是N次的量,我就不得而知,但是真的解出了起碼是一兩個星期前的染髮劑。(這也是我為何很反對染髮的原因了)

我母親染了髮,可以說在外觀上除了頭髮變黑以外,幾乎沒有特別改變,而拉出染髮劑的當下,頭髮上的殘餘染髮劑也沒有看來少任何一點。在幾乎沒有改變現有質量的情況下,身體中卻真的排出了染髮劑。顯然這染髮劑是藏在身體的某處,暫時寄存著,不讓這染髮劑的傷害影響到我們的日常生活。

第二個例子是,有一天,我母親莫名的不舒服,她吃了藥後(但是不是大黃劑),那個晚上她在七八個小時以內就上了七次大號。那上大號的狀態絕對不是拉肚子,就是每次會有便意,不上人就會很不舒服的怪,解完就會暫時輕鬆,然後解完七次之後,也就真正輕鬆了。(但是體力並無大幅度降低,只是會想睡,因為一個晚上都在大號沒好好睡。)

解七次大號,這不是特殊之處,特殊之處是在,她那次每回的大便量都蠻多的,但是解到第四還是第五次的時候,體重反而稍微增加了一點點,等解完七次以後,體重才稍微的下降了一點點。(少到你會很清楚地知道,跟她解出的大便完全不成正比)。

這樣的觀察讓我確認了一件事,那就是人體上真的有一種機制,可以把「有形」和「無形」任意轉換,包括有形的垃圾可以轉換成無形的「磁場錯誤存起來」,或是之前說的,無形的能量轉換成有形的水。

這件事有多重要呢?這在治療一些難以治癒的疾病上,有著很重要的地位。那就是一定要清楚認知到,人體的層次並非單單肉眼可見,否則的話,很多治療會變成暴力相向,硬是用繞遠路的方法去矯正,那會讓病患在治療期間的痛苦非常巨大。

其實,人體是一種很精密的設計,會一直「趨向對」,所以對錯誤的磁場排序會一直有想去矯正的「動力」。那是真的會呈現出來在人身體感知的「力」。所以在臨床上,很多病患的主訴會有,肩膀重、身體重,這其實都是源自於真的有股「壓迫力道」,從上而下,從外而內的想把無形的錯誤磁場壓成有形的大便,藉著身體排出。

這其實在佛教的典籍上有個專有的名詞,叫做「業力」或是「業火」,而在基督教裡面則稱為「原罪」。

所以,當你可以接受了以上一堆看起來很奇特的論調以後,再來談業力和疾病的關係。

業力的方向大多是往下和往內的,其實這跟「意欲」成形這件事是很有關係的,也是無形之陽變成有形之陰的必然方向。就像水蒸氣要變成水,我們叫做「凝結」。因為錯誤趨向對會真的有股「力」作用著,所以才會叫做「業力」,也因為任何轉換都不可能是百分百轉換的理想狀態,必然會在轉換中產生不可利用的廢熱,因此才會有「業火」這個名詞的產生。因此,宗教術語並非如大家所想的,只是人文而不科

學,事實上,這些名詞很簡白卻很貼切的描述了「觀察」的結果。

只是,這種觀察不是普通人可以辦到。因為人體的設計,是希望在不極端的狀況下,都盡量「無感」,因此會把身體複雜的運作,盡可能掩蓋住(如果你連消化的點點滴滴都感覺得到,那想必是既痛苦又恐懼了)。

在以上陳述的過程中,其實已經大致說明了一件事,如果身體濫用會影響靈體,那麼靈體的濫用,當然也會影響身體,這也是醫學和佛學等宗教之間,往往無法實際切割的關係,因為人體本來就是多層次性的。

靈體的濫用是指什麼?例如,不斷的有負面「心靈」想法,像驕傲、嫉妒、仇恨、偷懶、不負責任、違背承諾等,或是靈體氣場大幅度的與他人交換,例如性經驗頻繁。性這件事牽涉到的,關於「心」的層面是很直接的,在做愛的時候,就算是再「不愛」,也或多或少會激動、「有感覺」之類的,這都是牽涉到「心」的力量的改變,也就是「靈體」的改變。而且性病常常來自於不正常的性關係,這件事,若說「沒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了。

也因此,當你身上的業力(或說錯誤的磁場)在很短時間內快速累積時,你身上就會有一股力量,很想把這些錯誤「壓到」肉體上,排出去。而我們人體中的排泄器官都在下焦,因著這股力量的急迫性,身體還通暢的,就會「很迅速」地進行下列反應—無形的錯誤磁場降階成為不可用的廢氣,接著再降階成有形的水濕痰飲等廢棄物,流到下焦,排除。

這樣的質能轉換過程必然會產生大量的廢熱,且會跟著壓迫很多無形的能量或是身體本有的津液去把這些憑空產生的垃圾全都一併掃到下焦。(要記住,排除垃圾必得要連水,否則真的動不了,會卡死,產生諸如心動悸等的空轉狀況)也因此,中醫的觀點中,性病往往是屬於溼熱的疾病,用藥大多都在清熱解毒。

至於身體不通暢的,那就是百病叢生了。

其實,這只是一個面向,我們可以暫時不談業力,就單純的說,性病這件事之於肉體的面向就是,劇毒的劣質品取代了原來乾淨的身體組織。也因此,很多服用西藥過多,痘痘亂長,生理功能紊亂的人,其實也可以用「治療性病的思考」去治療。

而外顯的「性病」其實就是身體很快速的想要把不斷而來的「垃圾」一直排除,以致於超過了身體原有的負荷,就「不以其道」而行了。這樣想想,我們這具不會說話的身體其實是很「誠實」的,如果你日常處事「不以其道」而處之(例如跑去亂搞男女關係),那身體就老實的把你是怎麼樣的人「顯現出來」。

接著我要在這裡面要講到一些很重要的規則,就是業力與靈氣的互傳。

%E6%A5%AD%E5%8A%9B%E9%9D%88%E6%B0%A3%E4%BA%92%E5%82%B3%E5%9C%96.png

這個面向可以分成縱軸與橫軸,在縱軸上,人自己每日裡面做錯的業力會漸次下降成為負面的氣場,接著再降到肉身,成為垃圾,而垃圾的量大於了人可以負擔的量,便在肉身產生種種疾病。而如果你每日裡面所為之事,福氣有餘,那自然可以降階成正面的靈氣,最後可以在第二層和底層抵消種種的負面氣場,常保身體健康。

而在橫軸上,人的福氣和業力雖然不太容易互傳,但是在降階以後,正負氣場卻會大量的交通,進而等同於業力含福氣的互傳。

也因此,做愛這件「水乳交融」、「陰陽合一」,兩人身體和心做最接近的靠近的動作,真的會牽涉到很大量的正負氣場交換,最後導致許多交錯複雜的問題與疾病產生。

而如果是不正常的性行為,不適當的兩性情愛關係,不但會有第二層正負氣場的交換,也會「自己造業」必得自己擔當,因此,外遇或是跟非所愛之人亂發生性關係,這將會讓自己烏雲罩頂,百病叢生,絕對不是一個道德教條,而是一個科學定律,也是自己身體對自己所行不義之事的抗議。

只是,業力與福氣之間的這些縱軸橫軸規則,不是上述一項如此簡單,甚至會難到需要用到高深的數學物理去解釋。所以,平凡如我們,又怎麼可能了解那麼多深奧的物理數學?就只好乖乖的聽從教條,常保愛心與傳統道德,這樣不但可以減少紛爭,亦可保持身體的清新健康。

不過,如果只是把性病歸罪在業力上,那就不是我所要講的事情了,我要講的是,有很多事情會有巨大的「錯誤」,而這些錯誤如果不解除,每天會產生很巨量的負面氣場。就像圖中,如果你沒有外遇之前,每天只產生三團黑雲,而外遇之後,每天會產生三十團黑雲,那你覺得身體負擔得起嗎?

如果一個醫生,只是一味的把治療性病的工作去要求病患,改正錯誤,而不思考如何帶給病患舒服,那真的是會把我寫這篇文章的用意完全曲解。我要講的是根源,而不是給所有醫生找藉口,也因此,我自然不會空口說白話,只要得性病的人懺悔思過(有些人,沒有外遇,只因為遇人不淑,導致每天和那「不淑之人」做巨量的正負氣場交換,若是這樣的人,豈不是冤枉?),我希望提出一個全盤的解法,讓得性病的人,或是因為許多誤治導致身體的垃圾產生率太高,無法及時排除者,有個輕鬆的日子,好好活著。

所以在這邊我要先講一個傷寒論中的方劑,小青龍加石膏湯,開啟以下用藥和食物輔助性病治療的思路。其實這個湯又叫做地龍湯,這地龍相對的「天龍」是什麼?就是傷寒論中的大青龍湯。

很多人會很狐疑,傷寒論中有大小之分的方劑,到底彼此間有什麼特殊意義和關聯?如果把大青龍湯就當做在天上興雲作霧的天龍,而小青龍湯當做在地層裡面,翻動整個地殼地氣運轉的地龍的話,那對這兩個方劑的關聯性以及用途,就會更加明白了。

把小青龍湯分成四組:乾薑、麻黃;炙甘草、半夏;細辛五味子;桂枝、芍藥。這四組中的第一組,乾薑和麻黃是分別加強身體內脾與心的力量,這兩個力量加強了,相對於肝臟疏瀉的能力就會提升。

後面三組,炙甘草、半夏是加強了太陰與陽明之間,屬於一正一反的兩種動作,送出好水,拉回壞水。細辛、五味子則是在加強少陰和太陽這兩個系統間的正反動作,而桂枝、芍藥則是在少陽以及厥陰之間加強正反動作。

兩兩成對,在表裡之間做一個「正」、「反」交替的動作,就自然會藉著好津液把垃圾拉回到胃部來,最後形成一個表裡之間的圓周循環運動,如下圖。

%E4%B8%89%E5%B1%A4%E5%BE%AA%E7%92%B0.png


不過小青龍湯其實還少了一個藥,才可以安然的達成這個動作而不傷人體,就是石膏。也因此,小青龍湯不是完整的地龍湯,小青龍加石膏湯才算是完整的地龍湯。而當中的石膏便是搭配著其他四組,去保護津液的不缺失。

可以想像,後面三組的藥材構成了以上三個圓圈路徑,但是推動物質在圓圈上循環往復的「箭頭」卻是乾薑加麻黃這組藥來提供。

這樣的路徑之所以稱作「地龍」,是因為這樣的以圓做循環往復,正是龍的特性,而其作用點全在身體中下焦,或者說在身體的「內層」,與大青龍湯的天龍,帶著胃中水穀之氣,繞行身體一周後,於上焦翻雲起霧,發汗出體表,化津液下降於脾胃,路徑幾乎純粹在中上焦,這樣的動作,成了一個明白的對比。

%E5%A4%A7%E9%9D%92%E9%BE%8D%E6%B9%AF%E8%B7%AF%E5%BE%91%E5%9C%96.png

所以,說傷寒論中的小青龍湯是發汗劑這個說法,並不能很精確的說明這個方劑的精髓,而如果可以把小青龍湯當作地龍湯去石膏,這樣的想法,或許會更容易精準的使用小青龍湯。

這樣的看法也將導引出一個很有趣的初級結論,傷寒論中的大小青龍湯其實是可以合方的。其實,傷寒論桂林古本裡面,有些放在同一個條文中,有「亦主之」這三個字的兩個方,都是有機會合在一塊的。

例如,大小青龍湯、枳實薤白桂枝厚朴栝蔞湯主和桂枝人參湯、茯苓杏仁甘草湯和橘皮枳實生薑湯等等。所以我一直覺得傷寒雜病論真的是一本很珍貴的書,我自己閱讀的桂林古本編排也非常微妙,不知道怎地,居然就藉著方劑的編排使用,隱隱透露出人體運行的軌道,十分讓人著迷。

為什麼會把小青龍湯加石膏這個地龍湯拿出來在治療性病這篇做講解呢?因為地龍湯可以提供一個治療性病的範例,什麼範例—怎樣用藥材為身體建構去除垃圾的通道。

因為性病如前所述,是一個身體內「垃圾」溢出來的疾病,又或者說,是一個「整個人體垃圾產生率」大過肉體可負荷的垃圾去除率的疾病。

那我們只要為人體穿上「黃金聖衣」,增加防護力,用藥物或是食物建構起一個「去體內邪實」的額外力道,使得「藥物」+「原本肉體」的垃圾去除率可以追得上整個人體的垃圾產生率,那自然就會使得「外證消解」。

而這套聖衣並無固定,卻可以先從這個由傷寒論小青龍湯加上石膏為基礎的方劑看出端倪。 人尿、豆干(或是類似的黃豆製品)、番薯葉、山莧、馬齒莧、豆瓣菜。這樣的組合其實便可以起到與傷寒論小青龍湯加石膏再加上車前子的效果。

車前子是一個很有趣的植物,它作用的地方是「衝脈」,衝脈是十二經之海,這十二經之海是哪裡呢?就是膀胱與肺之間的互動。

我們可以想像,地球上的河流會流入大海,如果十二經是指河川,那這些河川中的水,最後會流入大海,然後不管在大海中或是在途中蒸發溢散的,會到哪裡去呢?當然是天空了。

而在這個「只看河川」的水循環當中,我們可以經過上述描寫體會到,大海、河道與天空之間是存在著一個動態循環的箭頭,這個箭頭或是說這個動態力道,便是衝脈的力道。是一種把陰化成陽的力道,所以衝脈可說是連通陰陽的中介點。

肺是諸陽氣之會,命曰太陰,而膀胱則是諸陰匯聚之所,命曰太陽,這不是很有趣的事嗎?車前子可以直接清洗與貫通衝脈,匯通陰陽,故其用用子,是乃正道。(因為種子正是陰陽之會的產物),所以本經說,車前子主氣癃,利水道小便,除濕痺。(膀胱不利叫做癃)

傷寒論小青龍湯建構三道「洗身體」的通路,在上用石膏把氣擋下來變水,流入膀胱,再用車前子貫通衝脈,加強膀胱的水氣化,以增加水的動態循環能力,可以上沖下洗,不斷地把垃圾快速刷入膀胱當中排出。

馬齒莧的功用如同蘆葦,蘆葦的功用是在加大大腸的功用,有資料說蘆根與葛根,皆能解表熱證,但蘆根入陽明胃經,降氣止嘔,生津止渴;葛根入膀胱經,專治項背強幾幾。這段描述倒是很有道理的。

更簡單說,蘆葦走的氣行在身體前方運行清氣往上,而葛根則是在身體後方,所以葛根所過之處,可以解太陽膀胱經之患,解開督脈之過,而蘆根則是可以入陽明胃經以解衝脈之衰。所以馬齒莧既功同蘆葦,自然也可入衝脈而起效用。

至於豆瓣菜則如同荷花一般,荷花是一種水生植物,卻葉大花紅,這是身在太陰以現太陽之意,所以荷花其實象徵的就是人體的心與肺之間的交互作用。或者乾脆畫一個圖給大家看,這便明白一切。

%E5%BF%83%E8%82%BA%E6%AF%94%E6%93%AC%E5%9C%96.png

荷花取義便是將上焦功能恢復,陰中有陽,陽得陰斂,是故藕實莖可以補中養神,益氣力,除百疾;荷葉可以止渴,並產後口乾,心肺燥,煩悶;荷花可以清心涼血,解熱毒,而豆瓣菜與蓮花同功,自是可以恢復上焦功能,起到收斂陽氣化陰下降於中焦,以補津液的效果。

番薯葉和山莧一個氣走諸陽,一個則是走在諸陰,合而為氣行全身,如同之前所述的傷寒論小青龍湯內的三道圓環。(那三圈也就是三陰三陽,義同便可功同)。至於豆干加上人尿,豆干可以補三焦之陰,人尿以至陰而抑浮陽,這是取之前所言,清通衝脈而使陰陽交泰之意。

以上所述,則人尿、豆干(或是類似的黃豆製品)、番薯葉、山莧、馬齒莧、豆瓣菜,這樣的搭配自然可以起到清理全身的廢物廢熱,以緩解淋病和梅毒的作用。

最後,那些加減,是針對不同體質的人所作的配伍,將會稍微陳述如於下一篇。

prev0-0-0-24 顱底骨折的救護 0-0-0-26 以八脈八法為基礎的按摩作為治療性病的輔助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