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花與牡丹皮併用功同桂花,而此三者併用功同天門冬乾燥磨粉,亦與黑木耳、肉桂併用雷同,可以緩解少陽相火過盛而引起的喉嚨痛以及打嗝。

所謂乾燥磨粉取的意思是「純補陰」而不補陽。

每一個食材都有其陰陽之分,簡單說,所謂的陽,便是藏在那個食材中的水,而所謂的陰,便是扣除掉水以後,剩下的「道路」。而要能夠使天門冬發揮最大的效果,並以配合現在的節氣特質,最好不要在使用之時與水沾到邊。

水經過人體處理以後,會變成純陽,這會讓人體的陰陽偏性更加拉開而形成風氣,故在這個風氣正當旺盛的季節,用藥食去矯正陰陽偏差大的疾病,若加了水,便會減低效果。

杜鵑、桂與牡丹都是灌木,灌木並沒有明顯的主幹,從近地面的地方便開始分枝而叢生,這樣的形態,其實很像是喬木把主幹的部分「埋掉」,只看樹冠。所以,杜鵑、桂樹與牡丹分別代表「三種」少陽相火的變化。

什麼叫做少陽相火的三種變化,簡單說就是,太陽寒水、厥陰風木、少陰君火。

太陽寒水是一種當基底的少陽氣周行人身,使「現階段」的「小區塊」得到基礎的飽滿以後,而成的一種流動。這種流動就像是杜鵑花的開花狀態,很平常也易得,但是不強烈且被動。

這樣的流動如果只是偶然一次,那當然就只是杜鵑花開,杜鵑花謝,但如果連續不斷,就會使得現階段的所有層面,一一被清理「整齊」,最後會在中脈上進行一連串的能量釋放,去清理最難清理的舊積,大腦。這便是厥陰風木。也是牡丹開花象徵的意象。

而如果這樣的過程都很順利,接下來便是衝破「現階段」,到達下一個層級,這時候不但要產生陽氣,還要產生更高一階的陽氣,這就是桂花代表的意義,桂花不但有花之形質,還有清香,是升陽之象。也是厥陰風木順利,自生少陰君火之義。

所以杜鵑、牡丹併用,功同桂花,若是三者併用,是推少陽相火以成就少陰君火,推被動以成主動,更鮮明點說就是,把這三種灌木加起來,就成為了名正言順的喬木,諸如肉桂之屬。

不過,單以肉桂畢竟還是不能完全雷同,故須加上屬真菌類的黑木耳,是成全肉桂無法從厥陰風木之姿態邁向完整的少陰心火,只能留在心包狀態的缺陷。

我們人體中有一芯燈火,長明不滅,其變化向外,成為相火,是從一變為多,從高變為低,如果這樣的狀態不能夠繞回頭,以相火反濟心火,為此燈火添油,那終有盡時。

這過程也很像蝴蝶瓣型蘭花,先生出最易得的血,從片狀花瓣開始巡迴,再提升到與片狀瓣垂直,最後收成一點,這樣的一點,就如同糯米般,是人體之精。

這是一把扇子從張開狀態,收束起來的過程,收束以後,可以成為骨髓,補益骨骼。天門冬可以除諸暴風濕偏痹,又可強骨髓,便是因為可以行被動之血「層層往上」之故,與咖啡、紅豆年糕併用雷同。

紅豆年糕與咖啡併用,會在體內很多地方產生「蝸牛」,吞噬那個地方的陳舊陰質,以原地打轉而生之精氣緩慢將津液推行於骨骼間,故可解熱,益骨髓。

若以實務面來說,可取天門冬磨粉單獨服用搭配肉桂與少量咖啡、牛奶共煮,並與黑木耳、紅豆年糕併用,便可以起到變化舊積、生新血、去陳腐、補骨髓的功效。

若是天門冬不磨粉,而需要用到煮水,可以在炒黑木耳之時加入生薑、豬肉,以生薑、豬肉之功,去其水。

 

豌豆與蓮霧葉併用,功同犀角,可以清理上半身傷口化開,都是膿頭的毛病,這是可以將身上的厚皮再次收斂後噴發之故。此三者併用,功同橄欖子,可以治療心氣不足,心血難下的問題。

此四者並用,或是說,豌豆、蓮霧葉與橄欖子併用,功同丹參。豌豆、蓮霧葉、犀角、橄欖子、丹參五者併用名為丹參瀉心湯,可以通利大小腸,解熱、去風氣,猶如絲瓜豬肉煮湯併用。

犀角猶如人之鼻子,都是太陽寒水到了極點以後,還再一次收斂、噴發的結果,這需要極大的力量,人體的骨脈是心包、三焦的末端,猶如河流下游的沖積平原,而骨脈這條河,在上部的末端,便是頭蓋骨,而能夠越過頭蓋骨,到達鼻尖,那就真可以說是陽氣飽滿了。

豌豆是一種豆科植物,其特色是葉軸先端有捲鬚,藉以蔓延攀爬他物。莖上有枝,枝上有葉,所以葉子其實是陽氣的末端,葉軸先端再延伸出捲鬚,這便與鼻子是骨脈的末端,骨脈又是心包、三焦的末端,有異曲同工之妙。

至於蓮霧葉,只要把蓮霧的葉與蓮霧果實一塊擺在臉上的雙眼、鼻子處,便會有所領會。當然,最主要還是因為蓮霧是桃金娘科的植物,其雄蕊爆炸性的顯著而多,若把一團雄蕊當做陽氣的一次達陣,那我們就能理解,蓮霧的花形便是陽氣可以不斷推展前進的象徵。

另外,其葉近無柄,這也是氣可以從頭走到尾的象徵。我們可以說有柄的葉,是氣走到葉尖端以後,繞回來,氣便止在「葉柄」處,如果近乎無柄,那表示氣的強度可以走到很接近那層路徑的末端。

人的氣走到鼻子,會與胃往上升的初氣相碰,這便會形成最末與最初,熱與冷強碰而成的渦旋力量。因此,面部也可以看成是三焦的反射區或說指標,並以熱與冷氣(或說陰與陽)在面部三焦上強碰的位置診斷出內在氣行的互相關係。

若是正常來說,胃上來的熱氣與太陽寒水會交會在唇口的位置,產生口水。

若是心胃氣熱,上逼於脾胃,則此冷熱鋒面會上移成鼻涕,並且色黃,以有火性。若是太陽寒水過盛,也就是初感外寒風邪,則會口水多,或是流清涕。

若是心肺氣並舉,則會更上移成淚。

若是熱氣再往上逼,使太陽寒水之氣過不了眉毛就與熱氣相碰,便可能額頭冒冷汗,或是暈厥、冒眩。

這邊必須要講的是,交會的位置上移,不是說胃氣從普通熱變成很熱,再來大熱,而是一種從「冷熱氣」交會,變成聲波甚至光波的交會。當太陽寒水來到頭頂以後,往下降,在頭面到肺、胃的這段距離看來雖短,但其實是一個階層一個階層的能量形態往下降,而非單純位置下降而已。

高階的陽氣要能下降,必須「其陰不空」,簡單說就是,光要碰到「會讓光感受到有阻礙」的物質,或是其氣有餘,光才會順利降階,否則,便會造成氣不下。

橄欖核的特點就是兩端尖如紡錘,這是具有連破而下的象徵,其花形與百香果之花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多層」且「多形」,不過同中還是有差異,其絲狀、瓣狀花的內外位置是顛倒的,且一個是直立樹幹,一個則是藤本。

橄欖核起到的效果之一便是下太陽小腸經之氣。故豌豆、蓮霧葉、犀角、橄欖子併用與丹參同功。那是因為,丹參的效果是作用亦是繞身體一圈,破除舊積而從頂經由小腸直下到大腸。

丹參的根莖表面是磚紅色,花則是紫色,這是少陽相火做基底以生太陽寒水之義。

丹參瀉心湯,豌豆6錢,蓮霧葉3錢、犀角1錢、橄欖子2錢,丹參3錢,可以去小腸風,止泄痢,緩解喉嚨痛,臉部發熱,扁桃腺腫痛以及眼赤而熱的問題,對厥陰風木司天的天氣來說,是不錯的保養方。

海帶、檳榔並用,功同巧克力,若是此三者共用則與百香果同功,而此四者並用,功同櫻花。

風溫之為病,乃人素有熱,又傷於風。而寒濕久留,必然化熱,故若是過去曾經傷於寒濕而不及時化解,又遇風木之氣司天之氣運,便會「舊病」、「隱疾」復發。

遇到這樣的問題,可以考慮以尿解或是瀉心補陰的方法處理。

風溫這樣的問題,有幾個關鍵,一是舊病隱藏,會因為體內厥陰風木之氣大盛而被挖出,浮出台面,二是周遭環境的良窳,處理方式的對錯,決定了一個人得著風溫後的嚴重性。

另一個角度的說法便是,伏氣致病,卻以外感視之,誤發汗,造成生血過速,經絡、肺與胃無法承載,就會成為風溫。

風的特性便是勢能差大,導致「兩造」之間的氣流動迅速,這時候如果處在靈氣多的地方,那與周遭交換的便是好的氣,但如果此時所處的環境,濁氣、病氣滿布,那個人當然會遭殃。

但是如果在這樣容易風溫的節氣,運用食療、養生,妥善處理,會讓人有機會去沈痾、重塑身體,換到後面的身體健康。

人的身體生血之時,會感到輕捷,而所生的陽氣,會如同植物的葉子一樣,氣會跑到葉子尖端,就是人體頭頂、四肢、外部等再往回頭走一個Y字型收斂的軌跡,也就是我們體內的各種血脈道路。

血氣噴發之時,會先成陽再成陰,因此如果在血氣成陽的階段,一直與人交流互動,那就會進行「換血」,如果你在壬辰年有好好保養,而在風木之氣當頭的時候卻不知究理的一直與病氣重的人互動,就等於無形之間充當了他的的洗血機,不但會讓過去的養護白耗,甚至會莫名其妙的得風溫。

不管是太陽寒水克少陰君火,或是三氣、四氣的風木生相火、君火生濕土,都像是我們加了力推動卡在爛泥巴裡面的車輪一樣,其實會益人。人體在每次破壞之後,會達成低階平衡,變成車輪卡在爛泥中不動的「穩定」,而大自然節氣便會提供力量讓本來停滯或是低下的狀況再度「轉動」起來。

這時候,先要應付的事便是,本來因為氣力不夠,暫時呈現冬眠休止的皮膚組織,在得到能量後會像是滾輪一樣,轟隆隆的轉進體內,而舊的骨脈亦然,這是太陽寒水。

因為有新的陽,便可以帶動過往無法被計算入體內的陰,這是另外一個角度的瀉心、補陰,而百脈匯聚於肺,這些舊積便以太陽寒水的形態成為身體的一部分,準備以「氣」的狀態分清辨濁,重歸其位。

這個過程便是海帶、昆布之屬可以發出的功效,故海帶其效可以化開上半身之皮膚膿積、傷口,使好水得入,久濕得去。

檳榔的葉子,羽狀復葉,叢生樹幹頂端,樹幹通直不分支,這便是從脊椎、骨脈抽出舊積,以生太陽而分層過濾的象徵,而其果實檳榔可以讓被提上去的氣,迅速降階,形成新的陰質。

這兩者並用,可以清大實熱症、解毒、去水腫,功同犀牛角、牛皮之屬,並與巧克力同功。

巧克力吞脈生血,海帶、檳榔瀉心補陰,此二者之同功,一如血室與肝之同中有異,不可說真同。所以若可同用,更策萬全。

人體之血,從中焦積累,變化而赤,上入空虛,以清陽明,下入太陰,補益脾肺,然積累之不同,便使生血之等級有異。

這就好像以主幹的角度來說,中是指中焦脾胃,但是以全人的角度來說,中是指中極、關元之處。當最基礎的生血順利後,人體的心火得以借著寒水之性擴張,使人體最後與最初的關卡相連,那麼肺與肝,就會好像脾與腎這樣的組合,以肺之積陽,而讓肝如血室一樣,因積而「爆發上衝」產生「巨陽」。

此陽氣之盛大,可以入腦,伸展開發,將腦中之陰積帶下。男性的體質,便是因為比較容易使得陽氣外行到達皮膚、骨脈末梢,而不拘限在主幹中焦之太陰脾土,故其陽氣有機會盛大到「巨」,上行伸展。

然而,若是肺與心包之空間狹隘,便會因為此陽之巨,生成大禍。
而此「陽」若血,非如少陰君火之連綿不絕,乃是需要從中焦基礎做起,一切都順暢,方可有機會入極。
能上行於「肝以上」而行氣、斂陰,如百香果之性,故巧克力、海帶、檳榔並用,可以有百香果之效果。
百香果有假種皮,所謂假種皮,其實就是太陽寒水之會,與所謂的假果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把前後兩個大階段聯結在一塊的意思。而其花開明顯且多姿,有蓮瓣狀、絲狀等,便如肺肝充實,層層提升「生血」等級,上入巨陽,並以藤本之性以象「道路」。
此四者並用,可與櫻花同功。而此四者並用加上櫻花,可以預防風溫引起的不適,如發燒、癢疹等。

青椒豬肉絲炒飯併用,會與番石榴同功,而此四者併用,功同竹葉。青椒、豬肉絲、炒飯、番石榴、竹葉併用,可以瀉心火、補陰,名之為補陰瀉心湯,可以在身體內產生如牛奶那樣的事物,對腹痛想拉肚子、便秘有幫助。

三焦與心包有很多種比喻可以窺看其特質。拿一棵樹木來比喻,樹木的根與冠通常都是圓形擴張,遠寬於樹幹,而樹幹的垂直高度卻又遠大於根與樹冠。

根與樹冠,其實很像是人體的下焦與上焦,上焦如霧,樹冠組成的枝葉也通常會充滿空隙,而下焦如瀆,根與溝渠脈道亦有相似之處。

整個樹冠若說是上焦,其實也是一次一次,一層一層的發展枝葉而來,而象徵下焦的根亦然,所以說樹冠、樹根是少陽三焦,又不盡然,同理,說整個樹的「垂直」面,或說樹幹、樹皮是心包,好像是的,但其實樹幹本身的「高度」,是一次一次的循環累積下來。

這個比喻大概就是說Y不是心包,但是心包包含在Y裡面。心包是一種「依附」。

雖然,我們還是可以找到一種具象化的植物來象徵心包,那就是竹子,也可以在身體上找到一種事物來具象化心包,那就是脊椎。不過,這都只是不精確的說法,真要說心包,是氣在清理空間,使中間空虛後,

濁陰會平均被散佈在空虛四週,那層薄膜包覆可以叫做心包,但那也只是「一次」可以這樣叫,一旦這個單元擴大以及過程持續下去,我們就無法確切地說出「心包」的長相了。

氣繞行身體後,會「下陷」而分陰陽,濁陰者下,清陽者上,陰者積,陽者發。這用青椒模擬空陷之深井,豬肉與炒飯來模擬氣下陷打轉、清空,最後分層成陰的金性。這會讓身體產生精,而在精生成的同時,髓也同時產生。

髓其實也可以說是精之餘。當陽氣夠的時候,這個過程會反覆進行,髓會如氣一樣穿行身體,最後佈滿氣道,然後一次一次的堆疊,因為溫壓產生變化,最後變成堅實的組織。

這個結果在番石榴的形態上,我們可以看出端倪。

而這個佈滿氣道產生的事物,或是骨、或是脈,會有個共同的特徵,中央虛空,外在堅實,以運有無。
所以,我們可以說,脊椎是心包的尾端。

也可以想像一件事,我們的脊椎就好像植物的莖一樣,只是植物的莖也包含了中脈,一物二分,一道行二氣。長葉的莖,等於是氣還沒運行到脊椎,而當氣運行到了脊椎以後,還可充滿脊椎。等於「陰陽皆滿」,便會「擠出」花苞,對應於人體,那便是氣入厥陰心包了。

竹子中空、修長的特質,無疑是骨與脈甚至脊椎最好的描述,而竹子的幼芽,竹筍,一生出地面就是圓錐形,單獨聳立狀如山峰陡起,還包著層層的「竹皮」,與「厥陰」、「心包」兩個特質來說,十分相近。

竹葉長,線形、披針形,具柄,十多片簇生。我們可以說,葉子是一種植物將陰分氣化、散佈出去,以分層過濾陽,並以之掘陰的過程。所以,竹葉的形狀,以綠竹來說,就好像插了一根吸管在竹子主幹上,抽取些什麼,然後散佈出去,葉片大,葉脈平行,這是主動陽氣盛大的象徵。

這邊要提一下,什麼叫做主動陽氣盛大。其實,主動的陽氣一直是很「微小」的,與積久而爆發如火山的被動式陽氣來說,主動式陽氣的量並不顯眼,而之所以名之為盛大,是因為其持續不間斷。

一秒鐘只滴一滴,只要持續不間斷,很快就收集到一個臉盆。而被動式陽氣,雖然一次很盛大,可是要累積一天、一個月。而如果主動式陽氣一次的量居然跟被動式陽氣差不多「大」,那人很快就會被撐爆。

以程度來分,能夠持續讓氣收成陰回流之時,一直在固定的「道路」上行走,不致於錯亂、相撞,當然得靠一個持續且有規則的推動力。

竹葉的陽氣盛大與竹節之間中空亦有相關。

因此,竹葉好像一枝吸管,可以將竹桿上厚重的陰化為陽,過濾後再回填。這對照於人體,便好似人體的「太陽」階段,人體前方,心包以上的部份。也好像青椒肉絲炒飯加上番石榴這樣的功效,可以瀉去舊積而通暢心氣,重做質佳量重的陰,回補身體。

一味竹葉,便有如斯功效,其性也急速,可以大清、速清舊積而補新陰,故可以治許多身體因為陰積而陽實之急症,若與其他四物併用,可以緩和性急而清補所引起的脾胃虛寒問題。

蛋黃、糯米併用,功同香腸加大蒜(少)或是生薑豬肉水餃,其效雷同於胡椒葉或番薯葉、辣椒、烏梅三者併用或荷包蛋、麵、水梨併用。

要描述人體的氣行有很多種方法,其中一種是把氣的走向分成往前進以及原地打轉。

蛋黃可以說是收諸氣內陷打轉而成的精魄,糯米則是義同。蛋黃、糯米併用,其實就好像茄子的主幹上擺了一顆大蛋黃,側枝上則是分佈了很多類似小蛋黃的糯米。

這會讓身體多了許多「藏陽」的地方,變相的讓身體產生極大的金氣以肅降。更鮮明的比喻就是,中間有一個大的渦旋,旁邊則是分佈着一堆小的渦旋。

人有一種痠痛,好像從皮膚、肌肉部分痠痛鑽進骨頭,常發生在腳上陽明、太陽經的部位,蛋黃配上糯米可以緩解這種痠痛。

這樣的力量,可以在三焦與心包上打孔,使心氣可以透出。而所謂心氣可以透出,便是小腸火得以伸展,也就是說,這樣的收斂、打轉到了盡頭,之後就是噴發。

植物的雄蕊、雌蕊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告訴我們,其實生命體也不過就是在做兩件事,一件事就是像雌蕊那樣,空虛納氣以成珠,再不然就是精成珠滿,爆發出雄蕊那樣的絲絲陽氣。

也因此,蛋黃與糯米併用,是取疾降百脈之氣且必至極限,最後便成為如香腸與大蒜或是生薑豬肉水餃那樣搭配而生的力道。

原地打轉的力量,並非不動,而是會造成一個內陷的渦旋,而這個渦旋會造就一個結果,就是會產生陰,也會產生陽,會造就出蛋黃這樣的陰,卻也會產生氣,故這種特性,不能稱水火,是水火皆有,並且分離水火,稱為金性。

這樣的特質,可以收斂陽氣成陰,解熱,卻也可以陰極生陽,補益力氣。

金性會使物質被收束、擠扁、壓實,是成就真陰不可或缺的力量,但如果這種讓水火分離的過程不確實,只有壓扁,那便會讓身體虛寒,虛有其表。而不管是天陽之氣,或是被動的陰氣,都可以經過上述那無限多個小渦旋的收束、過濾成就津液,這就像蝴蝶有左右翼,以中間骨幹為對稱一般。

因此,不管是蛋黃、糯米併用,或是香腸加大蒜(少)又或是生薑豬肉水餃,都可以替身體製造出玉米這樣的津液,這樣的過程,不是一次收束陽氣,進入如葫蘆內的空虛原地打轉便可,是一次又一次,一層又一層。這從取用蛋黃、糯米兩種同象卻又有層次歧異之物便可得知。

而胡椒葉或番薯葉、辣椒、烏梅併用或荷包蛋、麵、水梨併用雖然與前三者同功,皆可以產生如玉米之類的津液,但走的道不同,就好像蝴蝶有四片翅膀,雖都接連在主幹上,從主幹發氣,收斂回主幹,但就是成就了不同天地。

我們常見到植物的葉子,都會有葉柄。一般我們會想的是,莖上長出葉柄,然後葉柄長出葉子,但或許也可以有另外的看法。生命體的陽氣盛大之時,所成的形狀都會呈現出「漫佈」的特質,因此,葉柄反而是陽氣走完葉子倒回頭後,諸氣收攏匯聚而成的「經絡」。

因此,葉子有兩個象徵,一個是陽氣散佈到了極點後回頭,收束成陰,形成一個Y字型路徑,而這樣的路徑層疊起來,便是適才所說的金性,二是這樣的路徑象徵着層層過濾,便是經、絡、脈的內涵之一。

不斷的推陽氣出去再收束回來,就好像吃完飯以後,用湯匙刮碗內的油垢一樣,會集陰。

番薯葉、辣椒,可以說是一個最基礎、最貼近人體,去描述上面動作的組合。用番薯葉行陽於三焦的特性搭配辣椒與甜椒雷同,內中空虛以生臨深決水的渦旋力量,兩者配上烏梅,收斂氣成陰,產生一個相火生濕土,濕土生燥金的過程,將陽氣收刮回來的事物,用內陷分水火的特性,區分出上下、陰陽,故功效等同胡椒葉,亦與荷包蛋、麵、水梨同功。

黑木耳、銀耳、豬肉併用功同蘋果,此四者併用功同紫蘇葉。

人體有軟骨以及硬骨,這中間的差異就好像植物有草本與木本一樣,軟骨是天陽漫佈的象徵,硬骨則是陰氣穿關走脈而成的積累。當主動的陽氣盛大之時,可以輕易的就把已經成形的厚重津液回收、重造,補上新生的津液,因此軟骨在幼兒時期多,成年時期少。

不過,不管是主動的天陽氣或是累積而生的陰氣,都可以形成軟骨,只要氣是盛大且連續不斷的,那就會讓骨質堅韌、柔軟。也因此,成年時,人體的軟骨只剩下在鼻尖、外耳、氣管、肋骨尖端、椎間盤等處,便是對應著這兩種形式的氣行。

我們的肋骨與鼻尖有相對多且連續的軟骨,這其實正是告訴我們,這條線上的陽氣是很容易有且持續的。但相對來說,這也意味著,這裡是人體氣行的「最基礎」、「最開始」,不可以喪失、破壞,一但失去,就會造成後面一卡車的衰敗。

選黑木耳、銀耳與豬肉併用,是取其可以將腐朽餘氣重新賦予陽氣,並成就如軟骨般的陰質。黑木耳是變化行血以後的腐朽餘氣,銀耳則是針對氣的部份。人體中的氣津血三關,即使主動的陽氣亦會有多餘不堪用之氣,沈積在肺與脾成痰飲。

這就像是通訊理論中,我們要傳遞一串資訊,往往要再附加更正錯誤的編碼。例如,我們本來只是要傳達1101這樣的資訊,但為了怕在傳輸通道上被雜訊干擾,以致接收錯誤資訊,因此必須再加上三碼,例如成為1101001。

這三個資訊與原來要傳遞的資訊之間有特定的數學關係,這樣即使傳送過程中有錯誤,我們也可以偵測到,經過接收端編碼器中的特定數學模型來還原資訊,讓我們可以接收到正確的資訊。

而這些附加的編碼,也是一種陽氣,但是對於接收者來說,當主資訊接受到以後,便不再需要這些多餘的氣。

所以,我們人體運作,即使做得、吃得再對,也都會產生「不需要」的物質。可以廢物利用便成為人體的重要課題。黑木耳、銀耳都可以從腐朽的樹幹中抽取陰分營養自己,變化出透明光澤的片狀物,剛好符合這種需求。

紫蘇,葉色紫而通體氣香,葉周尖,這都是可以化陰入陽的象徵,且其花序具有層次,花開唇形而小,是層層對齊之義,故與黑木耳、銀耳、蘋果並用同功。也因此,紫蘇葉可以止一切冷氣,並可補中益氣,若前四者與紫蘇葉併用,可以止胃中與腹中痛。

資源有限下,形狀複雜的生命,若要有這種強大的化陰入陽之力,就必須選擇壽命短、成陰少,故紫蘇植株不高且是一年生,這樣的植物,作用點通常與主動式的陽氣,或說氣初始的心胃比較貼近,故雖說與黑木耳、銀耳、豬肉、蘋果同功,但卻又有歧異,併用則互補缺陷。

厥陰風木司天的節氣,主要的問題便是氣的交換、流動快速。從二之氣的太陽寒水藉著少陰君火之力逞快,本是被動流動的寒水卻趨向主動流動的風木。再過來三之氣、四之氣都是維持高速流動的趨向,這時候如果心包、三焦與胃沒有顧好,以順利容納、過濾紛亂的氣,便會產生許多不適。

而這樣的節氣,其實只要避免去到人多、氣雜的地方與人交換病氣,並善養脾胃,應該都不會發生大問題。當然,如果不得不與人接觸,那就只好勤快的以飲食來調理或是貼敷貼防範病氣,不過最好還是少出門為妙,因為大原則不遵守,飲食也只能補缺而難求真的舒適了。

若黑木耳、銀耳、豬肉、蘋果、紫蘇葉五物與九重葛、菝葜等木質藤本的莖枝併用,可以續骨、通經絡,對外傷治療極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