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黃、糯米併用,功同香腸加大蒜(少)或是生薑豬肉水餃,其效雷同於胡椒葉或番薯葉、辣椒、烏梅三者併用或荷包蛋、麵、水梨併用。

要描述人體的氣行有很多種方法,其中一種是把氣的走向分成往前進以及原地打轉。

蛋黃可以說是收諸氣內陷打轉而成的精魄,糯米則是義同。蛋黃、糯米併用,其實就好像茄子的主幹上擺了一顆大蛋黃,側枝上則是分佈了很多類似小蛋黃的糯米。

這會讓身體多了許多「藏陽」的地方,變相的讓身體產生極大的金氣以肅降。更鮮明的比喻就是,中間有一個大的渦旋,旁邊則是分佈着一堆小的渦旋。

人有一種痠痛,好像從皮膚、肌肉部分痠痛鑽進骨頭,常發生在腳上陽明、太陽經的部位,蛋黃配上糯米可以緩解這種痠痛。

這樣的力量,可以在三焦與心包上打孔,使心氣可以透出。而所謂心氣可以透出,便是小腸火得以伸展,也就是說,這樣的收斂、打轉到了盡頭,之後就是噴發。

植物的雄蕊、雌蕊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告訴我們,其實生命體也不過就是在做兩件事,一件事就是像雌蕊那樣,空虛納氣以成珠,再不然就是精成珠滿,爆發出雄蕊那樣的絲絲陽氣。

也因此,蛋黃與糯米併用,是取疾降百脈之氣且必至極限,最後便成為如香腸與大蒜或是生薑豬肉水餃那樣搭配而生的力道。

原地打轉的力量,並非不動,而是會造成一個內陷的渦旋,而這個渦旋會造就一個結果,就是會產生陰,也會產生陽,會造就出蛋黃這樣的陰,卻也會產生氣,故這種特性,不能稱水火,是水火皆有,並且分離水火,稱為金性。

這樣的特質,可以收斂陽氣成陰,解熱,卻也可以陰極生陽,補益力氣。

金性會使物質被收束、擠扁、壓實,是成就真陰不可或缺的力量,但如果這種讓水火分離的過程不確實,只有壓扁,那便會讓身體虛寒,虛有其表。而不管是天陽之氣,或是被動的陰氣,都可以經過上述那無限多個小渦旋的收束、過濾成就津液,這就像蝴蝶有左右翼,以中間骨幹為對稱一般。

因此,不管是蛋黃、糯米併用,或是香腸加大蒜(少)又或是生薑豬肉水餃,都可以替身體製造出玉米這樣的津液,這樣的過程,不是一次收束陽氣,進入如葫蘆內的空虛原地打轉便可,是一次又一次,一層又一層。這從取用蛋黃、糯米兩種同象卻又有層次歧異之物便可得知。

而胡椒葉或番薯葉、辣椒、烏梅併用或荷包蛋、麵、水梨併用雖然與前三者同功,皆可以產生如玉米之類的津液,但走的道不同,就好像蝴蝶有四片翅膀,雖都接連在主幹上,從主幹發氣,收斂回主幹,但就是成就了不同天地。

我們常見到植物的葉子,都會有葉柄。一般我們會想的是,莖上長出葉柄,然後葉柄長出葉子,但或許也可以有另外的看法。生命體的陽氣盛大之時,所成的形狀都會呈現出「漫佈」的特質,因此,葉柄反而是陽氣走完葉子倒回頭後,諸氣收攏匯聚而成的「經絡」。

因此,葉子有兩個象徵,一個是陽氣散佈到了極點後回頭,收束成陰,形成一個Y字型路徑,而這樣的路徑層疊起來,便是適才所說的金性,二是這樣的路徑象徵着層層過濾,便是經、絡、脈的內涵之一。

不斷的推陽氣出去再收束回來,就好像吃完飯以後,用湯匙刮碗內的油垢一樣,會集陰。

番薯葉、辣椒,可以說是一個最基礎、最貼近人體,去描述上面動作的組合。用番薯葉行陽於三焦的特性搭配辣椒與甜椒雷同,內中空虛以生臨深決水的渦旋力量,兩者配上烏梅,收斂氣成陰,產生一個相火生濕土,濕土生燥金的過程,將陽氣收刮回來的事物,用內陷分水火的特性,區分出上下、陰陽,故功效等同胡椒葉,亦與荷包蛋、麵、水梨同功。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