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帶、檳榔並用,功同巧克力,若是此三者共用則與百香果同功,而此四者並用,功同櫻花。

風溫之為病,乃人素有熱,又傷於風。而寒濕久留,必然化熱,故若是過去曾經傷於寒濕而不及時化解,又遇風木之氣司天之氣運,便會「舊病」、「隱疾」復發。

遇到這樣的問題,可以考慮以尿解或是瀉心補陰的方法處理。

風溫這樣的問題,有幾個關鍵,一是舊病隱藏,會因為體內厥陰風木之氣大盛而被挖出,浮出台面,二是周遭環境的良窳,處理方式的對錯,決定了一個人得著風溫後的嚴重性。

另一個角度的說法便是,伏氣致病,卻以外感視之,誤發汗,造成生血過速,經絡、肺與胃無法承載,就會成為風溫。

風的特性便是勢能差大,導致「兩造」之間的氣流動迅速,這時候如果處在靈氣多的地方,那與周遭交換的便是好的氣,但如果此時所處的環境,濁氣、病氣滿布,那個人當然會遭殃。

但是如果在這樣容易風溫的節氣,運用食療、養生,妥善處理,會讓人有機會去沈痾、重塑身體,換到後面的身體健康。

人的身體生血之時,會感到輕捷,而所生的陽氣,會如同植物的葉子一樣,氣會跑到葉子尖端,就是人體頭頂、四肢、外部等再往回頭走一個Y字型收斂的軌跡,也就是我們體內的各種血脈道路。

血氣噴發之時,會先成陽再成陰,因此如果在血氣成陽的階段,一直與人交流互動,那就會進行「換血」,如果你在壬辰年有好好保養,而在風木之氣當頭的時候卻不知究理的一直與病氣重的人互動,就等於無形之間充當了他的的洗血機,不但會讓過去的養護白耗,甚至會莫名其妙的得風溫。

不管是太陽寒水克少陰君火,或是三氣、四氣的風木生相火、君火生濕土,都像是我們加了力推動卡在爛泥巴裡面的車輪一樣,其實會益人。人體在每次破壞之後,會達成低階平衡,變成車輪卡在爛泥中不動的「穩定」,而大自然節氣便會提供力量讓本來停滯或是低下的狀況再度「轉動」起來。

這時候,先要應付的事便是,本來因為氣力不夠,暫時呈現冬眠休止的皮膚組織,在得到能量後會像是滾輪一樣,轟隆隆的轉進體內,而舊的骨脈亦然,這是太陽寒水。

因為有新的陽,便可以帶動過往無法被計算入體內的陰,這是另外一個角度的瀉心、補陰,而百脈匯聚於肺,這些舊積便以太陽寒水的形態成為身體的一部分,準備以「氣」的狀態分清辨濁,重歸其位。

這個過程便是海帶、昆布之屬可以發出的功效,故海帶其效可以化開上半身之皮膚膿積、傷口,使好水得入,久濕得去。

檳榔的葉子,羽狀復葉,叢生樹幹頂端,樹幹通直不分支,這便是從脊椎、骨脈抽出舊積,以生太陽而分層過濾的象徵,而其果實檳榔可以讓被提上去的氣,迅速降階,形成新的陰質。

這兩者並用,可以清大實熱症、解毒、去水腫,功同犀牛角、牛皮之屬,並與巧克力同功。

巧克力吞脈生血,海帶、檳榔瀉心補陰,此二者之同功,一如血室與肝之同中有異,不可說真同。所以若可同用,更策萬全。

人體之血,從中焦積累,變化而赤,上入空虛,以清陽明,下入太陰,補益脾肺,然積累之不同,便使生血之等級有異。

這就好像以主幹的角度來說,中是指中焦脾胃,但是以全人的角度來說,中是指中極、關元之處。當最基礎的生血順利後,人體的心火得以借著寒水之性擴張,使人體最後與最初的關卡相連,那麼肺與肝,就會好像脾與腎這樣的組合,以肺之積陽,而讓肝如血室一樣,因積而「爆發上衝」產生「巨陽」。

此陽氣之盛大,可以入腦,伸展開發,將腦中之陰積帶下。男性的體質,便是因為比較容易使得陽氣外行到達皮膚、骨脈末梢,而不拘限在主幹中焦之太陰脾土,故其陽氣有機會盛大到「巨」,上行伸展。

然而,若是肺與心包之空間狹隘,便會因為此陽之巨,生成大禍。
而此「陽」若血,非如少陰君火之連綿不絕,乃是需要從中焦基礎做起,一切都順暢,方可有機會入極。
能上行於「肝以上」而行氣、斂陰,如百香果之性,故巧克力、海帶、檳榔並用,可以有百香果之效果。
百香果有假種皮,所謂假種皮,其實就是太陽寒水之會,與所謂的假果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把前後兩個大階段聯結在一塊的意思。而其花開明顯且多姿,有蓮瓣狀、絲狀等,便如肺肝充實,層層提升「生血」等級,上入巨陽,並以藤本之性以象「道路」。
此四者並用,可與櫻花同功。而此四者並用加上櫻花,可以預防風溫引起的不適,如發燒、癢疹等。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