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與蓮霧葉併用,功同犀角,可以清理上半身傷口化開,都是膿頭的毛病,這是可以將身上的厚皮再次收斂後噴發之故。此三者併用,功同橄欖子,可以治療心氣不足,心血難下的問題。

此四者並用,或是說,豌豆、蓮霧葉與橄欖子併用,功同丹參。豌豆、蓮霧葉、犀角、橄欖子、丹參五者併用名為丹參瀉心湯,可以通利大小腸,解熱、去風氣,猶如絲瓜豬肉煮湯併用。

犀角猶如人之鼻子,都是太陽寒水到了極點以後,還再一次收斂、噴發的結果,這需要極大的力量,人體的骨脈是心包、三焦的末端,猶如河流下游的沖積平原,而骨脈這條河,在上部的末端,便是頭蓋骨,而能夠越過頭蓋骨,到達鼻尖,那就真可以說是陽氣飽滿了。

豌豆是一種豆科植物,其特色是葉軸先端有捲鬚,藉以蔓延攀爬他物。莖上有枝,枝上有葉,所以葉子其實是陽氣的末端,葉軸先端再延伸出捲鬚,這便與鼻子是骨脈的末端,骨脈又是心包、三焦的末端,有異曲同工之妙。

至於蓮霧葉,只要把蓮霧的葉與蓮霧果實一塊擺在臉上的雙眼、鼻子處,便會有所領會。當然,最主要還是因為蓮霧是桃金娘科的植物,其雄蕊爆炸性的顯著而多,若把一團雄蕊當做陽氣的一次達陣,那我們就能理解,蓮霧的花形便是陽氣可以不斷推展前進的象徵。

另外,其葉近無柄,這也是氣可以從頭走到尾的象徵。我們可以說有柄的葉,是氣走到葉尖端以後,繞回來,氣便止在「葉柄」處,如果近乎無柄,那表示氣的強度可以走到很接近那層路徑的末端。

人的氣走到鼻子,會與胃往上升的初氣相碰,這便會形成最末與最初,熱與冷強碰而成的渦旋力量。因此,面部也可以看成是三焦的反射區或說指標,並以熱與冷氣(或說陰與陽)在面部三焦上強碰的位置診斷出內在氣行的互相關係。

若是正常來說,胃上來的熱氣與太陽寒水會交會在唇口的位置,產生口水。

若是心胃氣熱,上逼於脾胃,則此冷熱鋒面會上移成鼻涕,並且色黃,以有火性。若是太陽寒水過盛,也就是初感外寒風邪,則會口水多,或是流清涕。

若是心肺氣並舉,則會更上移成淚。

若是熱氣再往上逼,使太陽寒水之氣過不了眉毛就與熱氣相碰,便可能額頭冒冷汗,或是暈厥、冒眩。

這邊必須要講的是,交會的位置上移,不是說胃氣從普通熱變成很熱,再來大熱,而是一種從「冷熱氣」交會,變成聲波甚至光波的交會。當太陽寒水來到頭頂以後,往下降,在頭面到肺、胃的這段距離看來雖短,但其實是一個階層一個階層的能量形態往下降,而非單純位置下降而已。

高階的陽氣要能下降,必須「其陰不空」,簡單說就是,光要碰到「會讓光感受到有阻礙」的物質,或是其氣有餘,光才會順利降階,否則,便會造成氣不下。

橄欖核的特點就是兩端尖如紡錘,這是具有連破而下的象徵,其花形與百香果之花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多層」且「多形」,不過同中還是有差異,其絲狀、瓣狀花的內外位置是顛倒的,且一個是直立樹幹,一個則是藤本。

橄欖核起到的效果之一便是下太陽小腸經之氣。故豌豆、蓮霧葉、犀角、橄欖子併用與丹參同功。那是因為,丹參的效果是作用亦是繞身體一圈,破除舊積而從頂經由小腸直下到大腸。

丹參的根莖表面是磚紅色,花則是紫色,這是少陽相火做基底以生太陽寒水之義。

丹參瀉心湯,豌豆6錢,蓮霧葉3錢、犀角1錢、橄欖子2錢,丹參3錢,可以去小腸風,止泄痢,緩解喉嚨痛,臉部發熱,扁桃腺腫痛以及眼赤而熱的問題,對厥陰風木司天的天氣來說,是不錯的保養方。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