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花與牡丹皮併用功同桂花,而此三者併用功同天門冬乾燥磨粉,亦與黑木耳、肉桂併用雷同,可以緩解少陽相火過盛而引起的喉嚨痛以及打嗝。

所謂乾燥磨粉取的意思是「純補陰」而不補陽。

每一個食材都有其陰陽之分,簡單說,所謂的陽,便是藏在那個食材中的水,而所謂的陰,便是扣除掉水以後,剩下的「道路」。而要能夠使天門冬發揮最大的效果,並以配合現在的節氣特質,最好不要在使用之時與水沾到邊。

水經過人體處理以後,會變成純陽,這會讓人體的陰陽偏性更加拉開而形成風氣,故在這個風氣正當旺盛的季節,用藥食去矯正陰陽偏差大的疾病,若加了水,便會減低效果。

杜鵑、桂與牡丹都是灌木,灌木並沒有明顯的主幹,從近地面的地方便開始分枝而叢生,這樣的形態,其實很像是喬木把主幹的部分「埋掉」,只看樹冠。所以,杜鵑、桂樹與牡丹分別代表「三種」少陽相火的變化。

什麼叫做少陽相火的三種變化,簡單說就是,太陽寒水、厥陰風木、少陰君火。

太陽寒水是一種當基底的少陽氣周行人身,使「現階段」的「小區塊」得到基礎的飽滿以後,而成的一種流動。這種流動就像是杜鵑花的開花狀態,很平常也易得,但是不強烈且被動。

這樣的流動如果只是偶然一次,那當然就只是杜鵑花開,杜鵑花謝,但如果連續不斷,就會使得現階段的所有層面,一一被清理「整齊」,最後會在中脈上進行一連串的能量釋放,去清理最難清理的舊積,大腦。這便是厥陰風木。也是牡丹開花象徵的意象。

而如果這樣的過程都很順利,接下來便是衝破「現階段」,到達下一個層級,這時候不但要產生陽氣,還要產生更高一階的陽氣,這就是桂花代表的意義,桂花不但有花之形質,還有清香,是升陽之象。也是厥陰風木順利,自生少陰君火之義。

所以杜鵑、牡丹併用,功同桂花,若是三者併用,是推少陽相火以成就少陰君火,推被動以成主動,更鮮明點說就是,把這三種灌木加起來,就成為了名正言順的喬木,諸如肉桂之屬。

不過,單以肉桂畢竟還是不能完全雷同,故須加上屬真菌類的黑木耳,是成全肉桂無法從厥陰風木之姿態邁向完整的少陰心火,只能留在心包狀態的缺陷。

我們人體中有一芯燈火,長明不滅,其變化向外,成為相火,是從一變為多,從高變為低,如果這樣的狀態不能夠繞回頭,以相火反濟心火,為此燈火添油,那終有盡時。

這過程也很像蝴蝶瓣型蘭花,先生出最易得的血,從片狀花瓣開始巡迴,再提升到與片狀瓣垂直,最後收成一點,這樣的一點,就如同糯米般,是人體之精。

這是一把扇子從張開狀態,收束起來的過程,收束以後,可以成為骨髓,補益骨骼。天門冬可以除諸暴風濕偏痹,又可強骨髓,便是因為可以行被動之血「層層往上」之故,與咖啡、紅豆年糕併用雷同。

紅豆年糕與咖啡併用,會在體內很多地方產生「蝸牛」,吞噬那個地方的陳舊陰質,以原地打轉而生之精氣緩慢將津液推行於骨骼間,故可解熱,益骨髓。

若以實務面來說,可取天門冬磨粉單獨服用搭配肉桂與少量咖啡、牛奶共煮,並與黑木耳、紅豆年糕併用,便可以起到變化舊積、生新血、去陳腐、補骨髓的功效。

若是天門冬不磨粉,而需要用到煮水,可以在炒黑木耳之時加入生薑、豬肉,以生薑、豬肉之功,去其水。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